?
搜索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
 現在的位置 撫州新聞網 >電子報> >撫州日報B版> >B3>
黃瓜種

發布時間:2019-09-23 08:55 來源: 撫州日報
  

花田嬸的黃瓜種被人偷吃了。

黃瓜已經下棚了,只留一根黃黃的黃瓜種在上面。黃瓜種很大很長,是花田嬸特意留下來的,可是被人偷了,氣得花田嬸在村口歇斯底里地咒罵。

三德公拿來兩根黃瓜給花田嬸,叫她不要罵人,說罵人難聽,別的村老是聽到我們村有人咒罵人,就會說我們村沒有村德,沒有女人愿意嫁到村里來,那男人們就要打單身了。

花田嬸把三德公的黃瓜丟到地上,恨恨地說:哪個人這樣缺德,把種都偷了,明年沒有瓜秧苗了。

第二年開春,三德公給花田嬸送來了黃瓜秧苗。有人說那黃瓜種是三德公兒子偷掉的,或者是他孫子偷掉的。

只有我和大牛知道不是,因為花田嬸的黃瓜種,是我和大牛偷的。

那時我們十一二歲,上初中一年級,剛放了暑假,稻子還沒有完全成熟,我們家就沒有糧食了。我們早上吃的是粥,中午吃的還是粥,肚子總是餓得咕咕叫。那天,我和大牛去打豬草,大??吹交ㄌ飲鸩藞@子里那根黃燦燦的黃瓜種,就叫我放哨,他偷偷地爬進了菜園里,把黃瓜種摘了下來,藏在豬草下面。我們跑到山背后面,拾柴燒火,把黃瓜種烤熟來吃。正當我們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,突然被三德公抓了個正著。我們嚇得瑟瑟發抖,心想完了,背上個賊名,以后該怎么辦?

原來,我和大牛在山后面烤黃瓜種,濃濃的煙霧引來三德公看個究竟,卻發現我們在吃黃瓜種。他走過來慈祥地拍著我們的肩頭說:孩子,再怎么餓,也不能把種吃了,沒有種,明年更沒有吃的。更讓我們慶幸的是,三德公并沒有揭發我們,還幫我們掩飾過去,花田嬸也沒有再在村口咒罵。到現在為止,村里的人都不知道是我和大牛偷吃了花田嬸的黃瓜種。

后來,我和大牛一同南下打工,我們來到廣東順德一家五金塑膠廠,只不過我是部門主管,大牛是注塑車間的組長。大牛是被我管,看在同村發小長大的分上,我常常有意無意地關照他,大牛也很積極配合我的工作。

有一天,大牛那組的啤機由于操作不當,把一對模具全部撞爛。廠長大發雷震,要求我嚴肅查處,絕不姑息。大牛主動站了出來,說是他的責任,愿意承擔處罰。

我看出情況有點不對,于是把大牛叫到辦公室詢問:是不是剛來的阿凱闖的禍?

大牛低下頭說:讓阿凱來賠,兩個月的工資都不夠。

我說:可以讓公司開除他呀!

大牛連忙擺擺手說:別開除他,他才剛剛學好,再把他推向社會,真的會毀了他。再說,他真的是想開啤機的……我想起了黃瓜種。

最后一句,大牛特意走近我身邊,用很細小的聲音對我說。

我只聽到“黃瓜種”三個字,我望了他一眼,轉過身去,一字一頓地說:好吧,這次事故,我這個主管也有責任,你下去通知全組人員集合開會。

注塑組人員排列成幾行,我檢討了自己作為管理人員對安全問題重視不夠,決定由我和大牛進行賠償,然后我著重提示大家要注意正確操作。我講話的時候,眼睛多看了阿凱幾眼,阿凱低下了頭。

那次以后,阿凱成了大牛的徒弟,一年后就能夠獨立操作啤機,最后成為公司生產干將,經常受到公司的表彰。

我和大牛過年回家,三德公還健在。我和大牛喝酒請三德公坐上座,酒醇臉紅之際,我們跟三德公談起小時候偷花田嬸家的黃瓜種的事,三德公一點都記不得,可是提到我們別的一些趣事,三德公都能講得出。

魏 黎


撫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撫州日報”、“撫州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撫州日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撫州日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撫州新聞網”,違者撫州日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撫州日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撫州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4-8291213; QQ: 1709759240; 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相關鏈接

微信公眾號
撫州新聞網
新浪微博

Copyright www.wezhsm.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撫州日報社版權所有 
新聞熱線:0794-8291213;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; 聯系QQ:692926834
主辦:中共撫州市委宣傳部 承辦:撫州日報社 備案號:贛ICP備10201717-2  
???? ???? 舉報鏈接
爬虫工具能赚钱吗